回目錄下一頁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鷲峰山中。與大
比丘眾八千人俱。菩薩一萬六千。及一生獲
得無上正等正覺。種種佛剎皆來集會
爾時尊者大迦葉波。在大眾中安詳而坐
爾時世尊。告迦葉言。有四種法。破壞菩薩智
慧。迦葉白言。四種法者。其義云何。四種法
者。一者於佛教法而生輕慢。二者於法師處
憎嫉法師。三者隱藏正法令不見聞。四者他
欲樂法數數障礙。瞋恚斷善覆蓋不說。誑賺
他人唯自求利。迦葉。如是四種。是名壞滅菩
薩智慧。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若人慢佛法  憎嫉法師處
 樂法作隱藏  求法而障礙
 瞋怒斷善根  覆法不為說
 愛樂誑賺他  琣璁菬D利
 我說此四法  斷滅菩薩慧
 四法如是故  汝等應當知
佛告迦葉波。有四最上法觀。增長菩薩大智。
迦葉白言。是義云何。此四法者。一者於佛教
法深生尊重。二者於法師處勿生輕慢。三者
如聞得法為他解說。起正直心不求一切利
養。四者稱讚多聞增長智慧。一向正心如聞
受持。行真實行而不妄語。迦葉。此四種法。
增長菩薩大智慧故。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尊重於佛法  及彼法師處
 如聞為他說  不求於利養
 亦不要稱揚  一向而求聞
 多聞生智慧  如聞受持法
 持已依法行  稱法真實故
 是彼法師行  口意無虛妄
 四法可為師  得佛大智慧
佛告大迦葉。有四法具足。迷障菩薩菩提心。
迦葉白言。云何四法迷障菩提心。此四法者。
一者所有阿闍梨師及諸善友。行德尊重反
生毀謗。二者他善增盛於彼破滅。三者若諸
眾生行大乘行。而不稱讚妄言謗毀。四者棄
背正心邪妄分別。如是迦葉。此四種法迷障
菩薩菩提心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闍梨師善友  行德俱尊重
 不行恭敬心  反生於輕毀
 他善增熾盛  破壞滅除他
 菩提大行人  謗毀行輕慢
 棄背正真心  邪妄而分別
 如斯四惡行  迷障佛菩提
 是故此四法  遠離無上覺
 無此四過者  最上得菩提
佛告迦葉波。有四法具足。令諸菩薩一切生
處。出生菩提心。直至菩提而坐道場而無障
礙。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不為身命而行
邪見妄言綺語。二者去除一切眾生虛妄分
別。三者為其佛使發起一切菩提種相。如實
名稱流遍四方。四者所有一切眾生教化令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各說今得。迦葉。如
是四法具足菩薩。一切生處出生菩提心。中
間無迷。直至菩提坐道場座。我今於此。重說
頌曰
 不為自身命  邪說及妄語
 心皕]眾生  除妄及懈怠
 能作如來使  及為眾生師
 顯發行菩提  名聞遍四方
 教化諸眾生  令成無上覺
 安住此法中  菩提心不退
佛告迦葉波。有四法具足。令諸菩薩已生未
生善法皆令滅盡永不增長。迦葉白言。云何
四法。一者世間所有深著我見。二者觀察種
族住著利養行呪力事。三者瞋恨菩薩偏讚
佛教不普稱讚。四者未聞難見經法聞之疑
謗。如是迦葉。具此四法。令諸菩薩已生未生
善法皆悉滅盡永不增長。我今於此。重說頌

 由此著我見  皆令善法盡
 觀察於種族  呪術求利養
 毀於菩薩教  而不普稱讚
 未聞甚深經  聞之生疑謗
 具行此四法  不久善法盡
 是故諸菩薩  行此四法者
 遠離佛菩提  譬如天與地
佛告迦葉波。有四法具足。令諸菩薩善法不
滅得法增勝。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願
聞其善不願聞惡。求行六波羅蜜及菩薩藏。
二者除去我見心行平等。令一切眾生得法
利歡喜。三者遠離邪命得聖族歡喜。不說他
人實不實罪。亦不見他過犯。四者若此深法
自智不見。而不謗毀彼佛如來。如是而見如
是而知。我不能知佛智無邊種種無礙。如來
為諸眾生演說此法。如是迦葉。具此四法。令
諸菩薩善法不盡得法增勝。我今於此。重說
頌曰
 常願聞其善  非願聞諸惡
 琣璊貌i羅  而求菩薩藏
 斷除於我見  而行平等心
 普令諸眾生  得彼法利喜
 活住清淨命  復值聖種族
 他罪實不實  終不而言說
 設覩諸過犯  如同不見聞
 此法甚深奧  少智不能知
 唯佛自明了  而不生疑謗
 佛智廣無邊  如來為眾說
 行此四法者  勝智法無盡
 安住此法中  菩提不難得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生不正心離菩薩行。
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疑惑佛法心不愛
樂。二者我見貢高瞋恚有情。三者他得利養
貪愛憎嫉。四者於佛菩薩不生信敬。亦不稱
讚而復毀謗。迦葉如是四法。生不正心離菩
薩行。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疑惑諸佛法  作意不愛樂
 貢高我見增  瞋恚眾生故
 他所得利養  貪愛起憎嫉
 於佛菩薩眾  心不生信受
 此四不正心  遠離菩薩行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令諸菩薩得柔軟相。
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得阿鉢羅諦。得
已發露終不覆藏遠離過失。二者彼須真實
所言誠諦。寧可盡於王位破壞富貴。散滅財
利捨於身命。終不妄語所言真實。亦不令他
言說虛妄。三者不發惡言毀謗蔑無一切眾
生。乃至善與不善鬪諍相打禁繫枷鎖。如是
之過亦不言說。恐自成罪得業果報。四者依
彼信行深信一切諸佛法教心意清淨。迦葉
如是四法。令諸菩薩得柔軟相。我今於此。重
說頌曰
 所獲阿鉢羅  恐成於過罪
 不敢自覆藏  洗心而發露
 用意要真實  所言須誠諦
 寧盡國王位  捨命破資財
 不發妄語言  棄背真實行
 亦不教他人  令作虛妄事
 又不行毀謗  蔑無一切眾
 善與不善者  乃至鬪諍等
 終不說視他  恐招自業果
 心住清淨行  信樂佛菩提
 此四佛宣揚  眾生宜親近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令諸菩薩心意剛強。
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聞最上勝法心
不樂行。二者於法非法雖知淨染。淨法不行
而行非法。三者不親近阿闍梨及師法等。信
受妄語不知食處。四者見諸菩薩具其勝德。
都無恭敬我見輕慢。迦葉如是四法。令諸菩
薩心意剛強。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聞彼最上法  心意不樂行
 淨法而不修  非法生愛樂
 棄背阿闍梨  不敬於師法
 受食處不知  信行於妄語
 菩薩有勝德  不生於尊重
 下劣我見增  剛強心輕慢
 此四佛自宣  我常亦遠離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令於菩薩知見明了。
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聞善樂行聞惡樂
止。知法真實棄背邪偽受行正道。二者遠離
毀謗純善相應。美言流布眾所愛敬。三者親
近師教知彼食處。調伏諸根戒定不間。四者
自得菩提不捨眾生。行實慈愍令彼愛樂廣
大真德。迦葉。如是四法。令於菩薩知見明了。
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聞善樂欲行  聞惡心欲止
 業背邪偽因  受行八正道
 毀謗睇溘驉@ 善業得相應
 流布善言音  令眾生愛重
 親近於師教  知彼食來處
 制伏取境根  安住於戒定
 雖得佛菩提  不捨有情界
 行彼真實慈  令求無上德
 此四佛所宣  速得善逝果
佛告迦葉波。菩薩有四種違犯。迦葉白言。云
何四種。一者眾生信根未熟而往化他。菩薩
違犯。二者下劣邪見眾生廣說佛法。菩薩違
犯。三者為小乘眾生說大乘法。菩薩違犯。四
者輕慢正行持戒眾生。攝受犯戒邪行眾生。
迦葉。如是四種。菩薩違犯。我今於此。重說
頌曰
 眾生信未熟  而往化於彼
 下劣邪有情  為彼廣說法
 於彼聲聞處  分別大乘法
 輕慢正行人  攝受破戒者
 知此四違犯  菩薩須遠離
 依此四法行  菩提不成就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成菩薩道。迦葉白言。
云何四法。一者於一切眾生心行平等。二者
於一切眾生用佛智教化。三者於一切眾生
演說妙法。四者於一切眾生行正方便。迦葉。
如是四法。成菩薩道。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於彼群生類  琣璆音奶
 教導諸有情  令入如來智
 常演微妙法  救度一切人
 安住真實中  是名正方便
 此四平等法  佛自瓻驍
 依教彼琣獢@ 成就菩薩道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為菩薩怨而不可行。
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樂修小乘自利之
行。二者行辟支佛乘淺近理法。三者隨順世
間呪術伎藝。四者用世智聰辯。集彼世間虛
妄無利之法。迦葉。如是四法。為菩薩冤不可
同行。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若行聲聞乘  出家自利行
 及彼辟支迦  證悟淺理行
 耽著世間藝  伎術禁呪等
 復用世智辯  虛集無利法
 誑賺於眾生  不到真實際
 此四菩薩行  善根皆滅盡
 冤家不同行  佛言宜遠離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為菩薩善友。迦葉白
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求菩提道者。為菩薩
善友。二者作大法師。為菩薩善友。三者以聞
思修慧。出生一切善根者。為菩薩善友。四者
於佛世尊求一切佛法者。為菩薩善友。迦葉
如是四法。為菩薩善友。我今於此。重說頌

 求成菩提者  佛子親善友
 作大說法師  顯發聞思慧
 教化諸眾生  出生五善根
 甯做蔔u子  當獲正覺道
 佛說此四法  不迷於正行
 令得大菩提  是名真善友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為菩薩影像。迦葉白
言。云何四法。一者為利養不為法。二者為要
稱讚不為戒德。三者自利求安不利苦惱眾
生。四者於實德能不生分別樂欲。迦葉。如是
四法。為菩薩影像。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廣求於利養  不為聽受法
 愛樂人讚揚  棄捨於德業
 一向求自安  不愍眾生苦
 於彼實德能  無樂無分別
 如是四種法  佛說為影像
 汝諸菩薩眾  各各宜遠離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為菩薩實德。迦葉白
言。云何四法。一者入空解脫門。信業報無
性。二者入無我無願門。雖得涅槃。痚_大悲
樂度眾生。三者於大輪迴巧施方便。四者
於諸有情雖行給施不求果報。迦葉。如是四
法。為菩薩實德。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入彼空解脫  信觀業無性
 無我無願門  安住慈愍行
 雖證涅槃空  樂度眾生故
 於彼輪迴中  巧設諸方便
 廣濟於群生  不希於福報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為菩薩大藏。迦葉白
言。云何四法。一者於諸佛所恭敬供養。二者
琣璊賓蚺j波羅蜜多。三者尊重法師心不
退動。四者樂居林野心無雜亂。迦葉。如是四
法。為菩薩大藏。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於彼諸佛所  供養一切佛
 大乘六度中  所行波羅蜜
 尊重說法師  承事心無退
 常居林野中  清淨無雜亂
 此四善逝說  佛子大法藏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遠離菩薩魔道。迦葉
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諸行不離菩提心。
二者於一切眾生心無惱害。三者於一切法
明了通達。四者於一切眾生不生輕慢。迦葉。
如是四法。遠離菩薩魔道。我今於此。重說頌

 所行眾善行  不離菩提心
 於彼諸群生  畬伂L惱害
 諸法善通達  於生絕輕慢
 此四善逝說  遠離諸魔道
 是人依此行  得彼真空際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集菩薩一切善根。迦
葉白言。四法云何。一者樂住林間寂靜宴默。
二者布施愛語利行同事攝諸眾生。三者樂
求妙法棄捨身命。四者聞義不足集諸善根
勤行精進。迦葉。如是四法。能集菩薩一切善
根。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樂住閑寂處  宴默離喧煩
 四攝御眾生  令登於覺路
 勤求於妙法  棄捨於身命
 精進集善根  聞法心無足
 佛說此四行  出生無邊善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生菩薩無量福德。迦
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琣瑼k施心無吝惜。
二者起大悲心救護破戒眾生。三者化諸有
情發菩提心。四者於下劣惡人忍辱救護。迦
葉。如是四法。出生菩薩無量福德。我今於此。
重說頌曰
 廣說諸妙法  清淨心無吝
 毀禁諸有情  救護垂慈愍
 令彼眾生類  發於淨覺心
 種種劣惡人  救護行忍辱
 菩薩及諸佛  同行此四行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能破菩薩意地無明
煩惱。迦葉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戒行具
足無犯。二者受持妙法身心無倦。三者隨其
意解傳施法燈。四者禮敬投誠稱揚佛德。迦
葉如是四法。能破菩薩意地無明煩惱。我今
於此。重說頌曰
 堅持具足戒  意地無缺犯
 妙法琩持  晝夜心無倦
 所解諸佛教  隨意施法燈
 稱讚一切佛  投誠恭敬禮
 智者行此四  能斷無明地
 一切諸佛心  依此得菩提
佛告迦葉波。有四種法。生菩薩無礙智。迦葉
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法施。二者受持妙
法。三者不害他人。四者亦不輕慢。迦葉如是
四法。生菩薩無礙智。我今於此。重說頌曰
 所行妙法施  令彼得受持
 不嫉眾生學  尊重於持戒
 四法除宿罪  獲成最上覺
 依此得菩提  出生無礙智
 復別十二行  智者得菩提
 成就甘露味  所有諸眾生
 而具深法眼  解說讀誦持
 佛說於彼人  獲福無有量
 所有琲e沙  俱胝佛剎土
 滿中盛七寶  供養一切佛
 彼福亦無量  若人念此法
 四句伽他經  福德勝於彼
 復次迦葉波  若持此四句
 未名菩薩者  得名為菩薩
 說此四法中  具足十善行
 依法平等心  是故名菩薩

大迦葉問大寶積正法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