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地波羅蜜多品第七

爾時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
菩薩十地。所謂極喜地離垢地發光地焰慧
地極難勝地現前地遠行地不動地善慧地法
雲地。復說佛地為第十一。如是諸地幾種
清淨幾分所攝
爾時世尊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當知
諸地四種清淨十一分攝云何名為四種清
淨能攝諸地。謂增上意樂清淨攝於初地。
增上戒清淨攝第二地。增上心清淨攝第三
地。增上慧清淨於後後地轉勝妙故。當知
能攝從第四地乃至佛地。善男子。當知如
是四種清淨普攝諸地。云何名為十一種分
能攝諸地。謂諸菩薩先於勝解行地。依十
法行極善修習勝解忍故。超過彼地證入
菩薩正性離生。彼諸菩薩由是因緣此分圓
滿。而未能於微細毀犯。誤現行中正知而
行。由是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滿。為令
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得。彼諸菩
薩由是因緣此分圓滿。而未能得世間圓
滿等持等至。及圓滿聞持陀羅尼。由是因緣
於此分中猶未圓滿。為令此分得圓滿故。
精勤修習便能證得。彼諸菩薩由是因緣此
分圓滿。而未能令隨所獲得。菩提分法多
修習住。心未能捨諸等至愛及與法愛。由
是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滿。為令此分得
圓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得。彼諸菩薩由是
因緣此分圓滿。而未能於諸諦道理如實
觀察。又未能於生死涅槃。棄捨一向背趣
作意。又未能修方便所攝菩提分法。由是
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滿為令此分得圓
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得。彼諸菩薩由是因
緣此分圓滿而未能於生死流轉如實觀
察。又由於彼多生厭故。未能多住無相作
意。由是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滿。為令
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得。彼諸菩
薩由是因緣此分圓滿。而未能令無相作
意。無缺無間多修習住。由是因緣於此分
中猶未圓滿。為令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
習便能證得。彼諸菩薩由是因緣此分圓滿
而未能於無相住中捨離功用。又未能得
於相自在由是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
滿。為令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
得。彼諸菩薩由是因緣此分圓滿。而未能
於異名眾相訓詞差別一切品類。宣說法中
得大自在。由是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滿。
為令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得。
彼諸菩薩由是因緣此分圓滿。而未能得
圓滿法身現前證受。由是因緣於此分中
猶未圓滿。為令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習
便能證得。彼諸菩薩由是因緣此分圓滿。而
未能得遍於一切所知境界。無著無礙妙
智妙見。由是因緣於此分中猶未圓滿。為
令此分得圓滿故精勤修習便能證得。由
是因緣此分圓滿。此分滿故於一切分皆得
圓滿。善男子。當知如是十一種分普攝諸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緣最初名極
喜地。乃至何緣說名佛地。佛告觀自在菩薩
曰。善男子。成就大義得未曾得出世間心
生大歡喜。是故最初名極喜地。遠離一切
微細犯戒。是故第二名離垢地。由彼所得三
摩地及聞持陀羅尼。能為無量智光依止。是
故第三名發光地。由彼所得菩提分法。燒
諸煩惱智如火焰。是故第四名焰慧地。由
即於彼菩提分法方便修習。最極艱難方得
自在。是故第五名極難勝地。現前觀察諸行
流轉。又於無相多修作意方現在前。是故第
六名現前地。能遠證入無缺無間無相作意。
與清淨地共相鄰接。是故第七名遠行地。
由於無相得無功用。於諸相中不為現行
煩惱所動是故第八名不動地。於一切種
說法自在。獲得無罪廣大智慧。是故第九
名善慧地。麤重之身廣如虛空。法身圓滿譬
如大雲皆能遍覆。是故第十名法雲地。永斷
最極微細煩惱及所知障無著無礙。於一切
種所知境界現正等覺。故第十一說名佛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於此諸地有幾愚
癡有幾麤重。為所對治佛告觀自在菩薩
曰。善男子。此諸地中有二十二種愚癡十一
種麤重。為所對治。謂於初地有二愚癡一
者執著補特伽羅及法愚癡。二者惡趣雜染
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二地有二
愚癡。一者微細誤犯愚癡。二者種種業趣愚
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三地有二愚
癡。一者欲貪愚癡。二者圓滿。聞持陀羅尼愚
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四地有二愚
癡。一者等至愛愚癡。二者法愛愚癡。及彼麤
重為所對治。於第五地有二愚癡。一者一
向作意棄背生死愚癡。二者一向作意趣向
涅槃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六地
有二愚癡。一者現前觀察諸行流轉愚癡。二
者相多現行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
七地有二愚癡一者微細相現行愚癡。二者
一向無相作意方便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
治。於第八地有二愚癡。一者於無相作功
用愚癡。二者於相自在愚癡。及彼麤重為
所對治。於第九地有二愚癡一者於無量
說法無量法句文字後後慧辯陀羅尼自在
愚癡。二者辯才自在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
治。於第十地有二愚癡。一者大神通愚癡。
二者悟入微細祕密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
治。於如來地。有二愚癡。一者於一切所知
境界極微細著愚癡。二者極微細礙愚癡及
彼麤重為所對治。善男子。由此二十二種愚
癡及十一種麤重故。安立諸地而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離彼繫縛。觀自在菩薩復白佛
言。世尊。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甚奇希有乃
至成就大利大果。令諸菩薩能破如是大
愚癡羅網。能越如是大麤重稠林。現前證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諸地幾種
殊勝之所安立。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
子。略有八種。一者增上意樂清淨。二者心清
淨。三者悲清淨。四者到彼岸清淨。五者見
佛供養承事清淨。六者成熟有情清淨。七者
生清淨。八者威德清淨。善男子。於初地中
所有增上意樂清淨乃至威德清淨。後後諸
地乃至佛地所有增上意樂清淨。乃至威德
清淨。當知彼諸清淨展轉增勝。唯於佛地
除生清淨。又初地中所有功德。於上諸地
平等皆有。當知自地功德殊勝。一切菩薩十
地功德皆是有上。佛地功德當知無上。觀自
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說菩薩生
於諸有生最為殊勝。佛告觀自在菩薩曰。
善男子。四因緣故。一者極淨善根所集起故。
二者故意思擇力所取故。三者悲愍濟度諸
眾生故。四者自能無染除他染故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說
諸菩薩行廣大願妙願勝願。佛告觀自在菩
薩曰。善男子。四因緣故。謂諸菩薩能善了
知涅槃樂住。堪能速證而復棄捨。速證樂
住無緣無待發大願心。為欲利益諸有情
故。處多種種長時大苦。是故我說彼諸菩薩。
行廣大願妙願勝願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是諸菩薩凡有
幾種所應學事。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
子。菩薩學事略有六種。所謂布施持戒忍辱
精進靜慮慧到彼岸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六種所應
學事。幾是增上戒學所攝。幾是增上心學所
攝。幾是增上慧學所攝。佛告觀自在菩薩
曰。善男子。當知初三但是增上戒學所攝。靜
慮一種但是增上心學所攝。慧是增上慧學
所攝。我說精進遍於一切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六種所應
學事。幾是福德資糧所攝。幾是智慧資糧所
攝。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若增上戒
學所攝者。是名福德資糧所攝。若增上慧學
所攝者。是名智慧資糧所攝。我說精進靜慮
二種遍於一切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於此六種所學
事中。菩薩云何應當修學。佛告觀自在菩
薩曰。善男子。由五種相應當修學。一者最
初於菩薩藏波羅蜜多相應微妙正法教中
猛利信解。二者次於十種法行以聞思修所
成妙智精進修行。三者隨護菩提之心。四者
親近真善知識。五者無間勤修善品。觀自在
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施設如是
所應學事。但有六數。佛告觀自在菩薩曰。
善男子。二因緣故。一者饒益諸有情故。二者
對治諸煩惱故。當知前三饒益有情。後三
對治一切煩惱。前三饒益諸有情者。謂諸
菩薩由布施故。攝受資具饒益有情。由持
戒故不行損害逼迫惱亂饒益有情。由忍
辱故於彼損害逼迫惱亂。堪能忍受饒益
有情。後三對治諸煩惱者。謂諸菩薩由精
進故。雖未永伏一切煩惱。亦未永害一切
隨眠。而能勇猛修諸善品。彼諸煩惱不能
傾動善品加行。由靜慮故永伏煩惱。由般
若故永害隨眠。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
尊。何因緣故。施設所餘波羅蜜多。但有四
數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由前六種
波羅蜜多為助伴故。謂諸菩薩於前三種
波羅蜜多所攝有情。以諸攝事方便善巧。而
攝受之安置善品。是故我說方便善巧波羅
蜜多。與前三種而為助伴。若諸菩薩於現
法中煩惱多故。於修無間無有堪能。羸劣
意樂故下界勝解故。於內心住無有堪能。
於菩薩藏不能聞緣善修習故。所有靜慮
不能引發出世間慧。彼便攝受少分狹劣
福德資糧。為未來世煩惱輕微心生正願。
如是名願波羅蜜多。由此願故煩惱微薄
能修精進。是故我說願波羅蜜多與精進波
羅蜜多而為助伴。若諸菩薩親近善士。聽
聞正法如理作意。為因緣故轉劣意樂成
勝意樂。亦能獲得上界勝解。如是名力波
羅蜜多。由此力故於內心住有所堪能。是
故我說力波羅蜜多與靜慮波羅蜜多而為
助伴。若諸菩薩於菩薩藏。已能聞緣善修習
故。能發靜慮。如是名智波羅蜜多。由此智
故堪能引發出世間慧。是故我說智波羅蜜
多與慧波羅蜜多而為助伴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宣
說六種波羅蜜多如是次第。佛告觀自在菩
薩曰。善男子。能為後後引發依故。謂諸菩
薩若於身財無所顧吝便能受持清淨禁
戒。為護禁戒便修忍辱。修忍辱已能發
精進。發精進已能辦靜慮具靜慮已便能
獲得出世間慧是故我說波羅蜜多如是次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六種波羅
蜜多。各有幾種品類差別。佛告觀自在菩
薩曰。善男子。各有三種施。三種者一者法
施。二者財施三者無畏施。戒三種者。一者轉
捨不善戒。二者轉生善戒。三者轉生饒益有
情戒。忍三種者。一者耐怨害忍。二者安受苦
忍。三者諦察法忍。精進三種者。一者被甲
精進。二者轉生善法加行精進。三者饒益有
情加行精進。靜慮三種者。一者無分別寂靜
極寂靜無罪故對治煩惱眾苦樂住靜慮。二
者引發功德靜慮。三者引發饒益有情靜慮。
慧三種者。一者緣世俗諦慧。二者緣勝義諦
慧。三者緣饒益有情慧。觀自在菩薩復白佛
言。世尊何因緣故。波羅蜜多說名波羅蜜多。
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五因緣故。一
者無染著故。二者無顧戀故。三者無罪過故。
四者無分別故。五者正迴向故。無染著者。謂
不染著波羅蜜多諸相違事。無顧戀者。謂
於一切波羅蜜多諸果異熟及報恩中心無
繫縛。無罪過者。謂於如是波羅蜜多無間雜
染法離非方便行。無分別者。謂於如是波
羅蜜多。不如言詞執著自相。正迴向者。謂
以如是所作所集波羅蜜多。迴求無上大菩
提果。世尊。何等名為波羅蜜多諸相違事。善
男子。當知此事略有六種。一者於喜樂欲
財富自在。諸欲樂中深見功德及與勝利。二
者於隨所樂縱身語意。而現行中深見功德
及與勝利。三者於他輕蔑不堪忍中。深見功
德及與勝利。四者於不勤修著欲樂中。深見
功德及與勝利。五者於處憒闌世雜亂行。
深見功德及與勝利。六者於見聞覺知言說
戲論。深見功德及與勝利。世尊。如是一切
波羅蜜多。何果異熟善男子。當知此亦略有
六種。一者得大財富。二者往生善趣。三者
無怨無壞多諸喜樂。四者為眾生主。五者身
無惱害。六者有大宗葉。世尊。何等名為波
羅蜜多間雜染法。善男子。當知略由四種
加行。一者無悲加行故。二者不如理加行故。
三者不常加行故。四者不慇重加行故。不如
理加行者。謂修行餘波羅蜜多時。於餘波
羅蜜多遠離失壞。世尊。何等名為非方便
行。善男子。若諸菩薩以波羅蜜多饒益眾
生時。但攝財物饒益眾生便為喜足。而不
令其出不善處安置善處。如是名為非方
便行。何以故。善男子。非於眾生唯作此
事名實饒益。譬如糞穢若多若少。終無有
能令成香潔。如是眾生由行苦故。其性是
苦無有方便。但以財物暫相饒益可令
成樂。唯有安處妙善法中。方可得名第
一饒益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一切波羅
蜜多有幾清淨。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
子。我終不說波羅蜜多除上五相有餘清
淨。然我即依如是諸事總別。當說波羅蜜
多清淨之相。總說一切波羅蜜多清淨相者。
當知七種。何等為七。一者菩薩於此諸法
不求他知。二者於此諸法見已不生執著。
三者即於如是諸法不生疑惑。謂為能得
大菩提不。四者終不自讚毀他有所輕蔑。
五者終不憍傲放逸。六者終不少有所得便
生喜足。七者終不由此諸法於他發起嫉
妒慳吝。別說一切波羅蜜多清淨相者。亦有
七種。何等為七。謂諸菩薩如我所說。七種
布施清淨之相。隨順修行。一者由施物清淨
行清淨施。二者由戒清淨行清淨施。三者
由見清淨行清淨施。四者由心清淨行清
淨施。五者由語清淨行清淨施。六者由智
清淨行清淨施。七者由垢清淨行清淨施。
是名七種施清淨相。又諸菩薩能善了知制
立律儀一切學處。能善了知出離所犯。具
常尸羅堅固尸羅常作尸羅常轉尸羅。受
學一切所有學處是名七種戒清淨相。若諸
菩薩於自所有業果異熟深生依信。一切所
有不饒益事現在前時。不生憤發亦不反
罵。不瞋不打不恐不弄。不以種種不饒益
事反相加害。不懷怨結。若諫誨時不令恚
惱。亦復不待他來諫誨。不由恐怖有染愛
心而行忍辱。不以作恩而便放捨。是名七
種忍清淨相。若諸菩薩通達精進平等之性。
不由勇猛勤精進故。自舉陵他具大勢力。
具大精進有所堪能堅固勇猛。於諸善法
終不捨軛。如是名為七種精進清淨之相。
若諸菩薩有善通達相三摩地靜慮。有圓滿
三摩地靜慮。有俱分三摩地靜慮。有運轉三
摩地靜慮。有無所依三摩地靜慮。有善修治
三摩地靜慮。有於菩薩藏聞緣修習無量三
摩地靜慮。如是名為七種靜慮清淨之相。若
諸菩薩遠離增益損減二邊行於中道。是名
為慧。由此慧故如實了知解脫門義。謂空
無願無相三解脫門。如實了知有自性義。謂
遍計所執若依他起若圓成實三種自性。如
實了知無自性義。謂相生勝義三種無自性
性。如實了知世俗諦義。謂於五明處。如實
了知勝義諦義。謂於七真如又無分別。離
諸戲論純一理趣。多所住故。無量總法為所
緣故。及毘鉢舍那故。能善成辦法隨法行。
是名七種慧清淨相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五相各
有何業。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當知
彼相有五種業。謂諸菩薩無染著故。於現法
中於所修習波羅蜜多。痡`殷重勤修加
行無有放逸。無顧戀故攝受當來不放逸
因。無罪過故能正修習極善圓滿極善清淨
極善鮮白波羅蜜多。無分別故方便善巧波
羅蜜多速得圓滿。正迴向故一切生處波羅
蜜多。及彼可愛諸果異熟皆得無盡。乃至無
上正等菩提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所說波羅
蜜多。何者最廣大。何者無染污。何者最明盛。
何者不可動。何者最清淨。佛告觀自在菩薩
曰。善男子。無染著性無顧戀性正迴向性。最
為廣大。無罪過性無分別性無有染污。思
擇所作最為明盛。已入無退轉法地者。名
不可動。若十地攝佛地攝者。名最清淨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菩薩
所得波羅蜜多。諸可愛果及諸異熟常無有
盡。波羅蜜多亦無有盡。佛告觀自在菩薩
曰。善男子。展轉相依生起修習無間斷故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是諸
菩薩深信愛樂波羅蜜多。非於如是波羅蜜
多所得可愛諸果異熟。佛告觀自在菩薩曰。
善男子。五因緣故。一者波羅蜜多是最增上
喜樂因故。二者波羅蜜多是其究竟饒益一
切自他因故。三者波羅蜜多是當來世彼可
愛果異熟因故。四者波羅蜜多非諸雜染所
依事故。五者波羅蜜多非是畢竟變壞法故。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一切波羅蜜多。
各有幾種最勝威德。佛告觀自在菩薩曰。
善男子。當知一切波羅蜜多。各有四種最勝
威德。一者於此波羅蜜多正修行時。能捨
慳吝犯戒心憤。懈怠散亂見趣所治。二者於
此正修行時。能為無上正等菩提真實資糧。
三者於此正修行時。於現法中能自攝受饒
益有情。四者於此正修行時。於未來世能
得廣大無盡可愛諸果異熟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是一切波羅
蜜多。何因何果有何義利。佛告觀自在菩
薩曰。善男子。如是一切波羅蜜多大悲為
因。微妙可愛諸果異熟。饒益一切有情為
果。圓滿無上廣大菩提。為大義利
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若諸菩薩具足
一切無盡財寶成就大悲。何緣世間現有眾
生貧窮可得。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
是諸眾生自業過失。若不爾者。菩薩常懷饒
益他心。又常具足無盡財寶。若諸眾生無自
惡業能為障礙。何有世間貧窮可得。譬如
餓鬼為大熱渴逼迫其身。見大海水悉皆
涸竭。非大海過是諸餓鬼自業過耳。如是
菩薩所施財寶。猶如大海無有過失。是諸
眾生自業過耳。猶如餓鬼自惡業力令無有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菩薩以何等波
羅蜜多。取一切法無自性性。佛告觀自在菩
薩曰。善男子。以般若波羅蜜多。能取諸法
無自性性。世尊。若般若波羅蜜多。能取諸法
無自性性。何故不取有自性性。善男子。我
終不說以無自性性取無自性性。然無自
性性離諸文字。自內所證不可捨於言說
文字。而能宣說。是故我說般若波羅蜜多。能
取諸法無自性性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波
羅蜜多近波羅蜜多大波羅蜜多。云何波羅
蜜多。云何近波羅蜜多。云何大波羅蜜多。佛
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若諸菩薩經無
量時。修行施等成就善法。而諸煩惱猶故
現行。未能制伏然為彼伏。謂於勝解行地
軟中勝解轉時。是名波羅蜜多。復於無量
時修行施等。漸復增上成就善法。而諸煩
惱猶故現行。然能制伏非彼所伏。謂從初地
已上。是名近波羅蜜多。復於無量時修行
布施等。轉復增上成就善法。一切煩惱皆
不現行。謂從八地已上。是名大波羅蜜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此諸地中煩惱
隨眠可有幾種。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
子。略有三種。一者害伴隨眠。謂於前五地。
何以故。善男子。諸不俱生現行煩惱。是俱生
煩惱現行助伴。彼於爾時永無復有。是故
說名害伴隨眠。二者羸劣隨眠。謂於第六第
七地中微細現行。若修所伏不現行故。三者
微細隨眠。謂於第八地已上。從此已去一切
煩惱不復現行。唯有所知障為依止故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此諸隨眠幾種
麤重斷所顯示。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
子。但由二種。謂由在皮麤重斷故顯彼初
二。復由在膚麤重斷故顯彼第三。若在於
骨麤重斷者。我說永離一切隨眠位在佛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經幾不可數
劫能斷如是麤重。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
男子。經於三大不可數劫或無量劫。所謂年
月半月晝夜一時半時。須臾瞬息剎那量劫
不可數故。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是諸
菩薩於諸地中所生煩惱。當知何相何失何
德。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無染污相。
何以故。是諸菩薩於初地中定。於一切諸法
法界已善通達。由此因緣菩薩要知。方起
煩惱非為不知。是故說名無染污相。於自
身中不能生苦故。無過失菩薩生起如
是煩惱。於有情界能斷苦因。是故彼有無
量功德。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甚奇世尊。無
上菩提乃有如是大功德利。令諸菩薩生
起煩惱。尚勝一切有情聲聞獨覺善根。何況
其餘無量功德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若
聲聞乘若復大乘唯是一乘。此何密意。佛告
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如我於彼聲聞乘
中宣說種種諸法自性。所謂五蘊或內六處
或外六處。如是等類。於大乘中即說彼法。
同一法界同一理趣故。我不說乘差別性。於
中或有如言於義妄起分別。一類增益
一類損減。又於諸乘差別道理謂互相違。如
是展轉遞興諍論。如是名為此中密意。爾
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
 諸地攝想所對治  殊勝生願及諸學
 由依佛說是大乘  於此善修成大覺
 宣說諸法種種性  復說皆同一理趣
 謂於下乘或上乘  故我說乘無異性
 如言於義妄分別  或有增益或損減
 謂此二種互相違  愚癡意解成乖諍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於
是解深密法門中此名何教。我當云何奉持。
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此名諸地波
羅蜜多了義之教。於此諸地波羅蜜多了義
之教汝當奉持。說此諸地波羅蜜多了義
教時。於大會中有七十五千菩薩。皆得菩
薩大乘光明三摩地

解深密經卷第四


Top